详细内容

让文化之光照亮桐城

发表时间:2017-12-21    阅读次数:1236

作者:陈良胜,笔名陈先安徽品格传媒有限公司)

 

摘要:文化是城市的标志和灵魂。敬畏文化,发挥文化对城市发展的引领带动作用,已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。弹丸小城,文化大邦,桐城理应让文化之光照亮。

 

久居一地,往往不觉身边之美,长年漂泊他乡,又难免惦念故土。桐城人也不例外。当下桐城,无外两种声音,一是资源禀赋缺乏,二是桐城落后了。相较于明清时期的地域广阔与文化兴盛,落后之说不为过,但之于资源匮乏,桐城人的不自信可谓一叶障目。

到过枞阳的人,一定会见过立于省道边醒目的标识,“方苞故里”、“吴汝纶纪念馆”、“姚鼐墓”等,姑且不论路标表述本身是否准确,但此举足以说明,明清时期为桐城东乡的枞阳,对历史文化的尊重。无独有偶,张家口市宣化区有清代环保名臣方观承塑像,芜湖海关楼前有潘赞化塑像,南京的乌龙潭公园有方苞纪念馆,安庆有条吴越街,舒城建有龙眠寨,合肥桐城路上有桐城派人物艺术浮雕文化墙,安庆一中有姚永概塑像,铜陵枞阳拟建左光斗纪念馆,等等。

相形见绌的是,桐城本土的方以智故居潇洒园至今破败不堪,朱光潜故居被毁,左公祠大门紧闭,龙眠山风景区被降2A,绕云梯冲、椒子崖、媚笔泉等摩崖石刻多难觅其踪,张英墓几近荒废,讲学园巷被海峰路割裂,半天山居被废弃,诸如此类现象不胜枚举。

对地方文化遗产的置若罔闻,实则是对文化的漠视。更有甚者,有人将整理、发掘和传播桐城历史文化,视为吃祖宗饭。殊不知,任何一种文化都离不开它既有的历史和传统,它是文化延续的根和种子。这些绵延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,积淀着一个地域最深层的精神追求,代表着地方独特的精神标识,并逐渐内化为一个地方的基因,植根人心,潜移默化影响着人的思想和行为方式。

桐城文化,兼蓄吴楚文化之长,在江淮流域特树一帜。明清两代,桐城先后涌现出200多名进士、600多名举人、500多名贡生,硕学通儒、达官显宦数见不鲜。他们或以结社讲学名扬四方,或以道德名节永垂青史,或以鸿篇巨制传名于世,或以造福社稷享誉朝野。特别是百科全书式大学者方以智,成为桐城先贤中“合中西国学问”的第一人,对桐城后学影响深远。

明清时期的安徽桐城,与山西阳城、陕西韩城并称为“文化名城”,孕育出中国文学史上最大的散文流派——桐城派。与此同时,桐城诗派、桐城画派也声名远播。徐璈的《桐旧集》选诗7700首,诗人达1200余人。继李公麟之后,桐城历代画家达130余人。此外,书法、曲艺等文化门类也成就斐然。

清末民初,桐城派作家多主张变革图强。薛福成主张振兴工商经济,吴汝纶力倡新学,严复、林纾引进西学启迪民智,方令孺、方玮德率先以“新月派”诗人驰誉文坛,朱光潜、方东美分别在美学和哲学领域独领风骚。桐城文化在风起云涌的近代中国社会思潮中光芒四射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桐城籍人才辈出,遍布海内外。历史学家严耕望,音韵学家方孝岳,文史学家马茂元,翻译家范任,艺术家艾丁,文史学家叶丁易,世界近代史和国际关系史专家光仁洪,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,两弹一星功臣方正知、疏松桂,两院院士慈云桂、孙德和、陆大道……昔日“文章甲天下,冠盖满京华”,今日 “两千博士出桐城”。文化的薪火传承不绝。

桐城文化的盛况出现并非偶然。没有深厚的传统滋养与文化土壤的培育,断然难成气候。在这些地域文化精神中,尊师重教的民俗风尚,清正严明的从政理念,刚直正义的家国情怀,谦和礼让的人际品格,是泽被后世最鲜明的特质,并成为一种文化自觉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享誉中华大地。

想当年,左光斗“俸薄俭常足,官卑清自尊”;方观承“以利生民为己任”;方苞世称德行第一,文章、经术其次;史恕卿“要图存,要抗战”; 方守彝劝父退礼金;姚莹智沉英舰;张英之兄张子容不慕富贵;酆谋壮殉青草塥……

念如今,2014年非法集资案发,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,桐城政商生态受到严重破坏。桐城尝尽对文化漠视的苦果。曾一度横行一方的投机钻营、贪赃枉法等行为,分明是对桐城优良传统的践踏,悖逆地方文化精神,最终,必然受到法律的严惩和道德的清算。

文化是城市的标志和灵魂,文化建设最终决定城市的历史地位。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城市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,敬畏文化,保护文化遗产,弘扬地方优秀文化传统,以文化提升城市品位,发挥文化对城市发展的引领带动作用,已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。弹丸小城,文化大邦,桐城理应让文化之光照亮,重拾文化自信,大胆作为,坚定前行。

版权所有:中共安庆市委统战部 2009-2016
地址:安庆市东部新城综合写字楼6楼B区 邮编:246000 电话:0556-5346448
技术支持:安庆热线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