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同心跟党,用笨拙的姿态奔跑

发表时间:2018-01-16    阅读次数:670

1996年5月1日,初夏里一个平淡的日子,太阳晴和,夏风有些温柔。我坐上一条挂机船,从大别山深处小镇来到小城太湖,那一年,我24岁,女儿刚满六个月。
    我吻别女儿,告别父母与妻子的心情十分复杂,甚至有些优柔寡断。在深山生活了二十多年,在深山文化站工作了五年,一方熟悉的山水总是让人牵挂。现在离开,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小城,我有些诚惶诚恐,甚至一度心生退意。
    我在将来的单位小城交警大队门前下车,将简单的行囊放在那棵歪脖子梧桐树下,没有一个人搭理我。后来我知道,单位通知我报到是5月4号,深山文化站对门招待所的服务员接电话时听错了,说成是1号。我1号下来时,单位已经放假了,几个值班的警员没有领导的指示,是不会轻易安排我这个陌生的青年人在这个半军事化单位落脚的。
    几经转折,终于联系上了单位办公室的一个年轻人出来,他把我安排到办公楼三楼的一个客厅,对我说:“你打扫一下,这里将来就是你的住房。不过,你要等到4号来报到上班安排工作,有事你拷我BB机”。我放下行囊,环顾四周,客厅陈设十分简陋,有一个低矮的衣柜,一张工人床,一张办公桌,显得空空荡荡。整理好房间后,接下来,我要考虑往哪里去度过余下的时间。努力地想了几个熟悉的名字,但又不知道他们现在哪里。知道的两个人都还在好几里外的老城区,到老城区,交通不便,也不现实。想到还有三天时间后才能上班,心里满是惆怅。
    糟糕的情况在不断地蔓延。我打听到单位的食堂这几天也放假停火了,住的问题刚解决,吃的问题又来了,初来咋到,面临困顿,真叫我愁肠百结。一个人一边绞尽脑汁想去处,一边趴在窗台上向下面的马路望。小城新建不久,街上鲜有车辆,行人也不多,心情的原因,感觉这个城市有些老气横秋了。
    突然,看到街上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。她是我工作的深山小镇政府上班的一位老大姐,家在县城。记得她知道我要到小城上班时曾叮嘱我到她家去玩,他乡遇故知的心情无法言表。我一面大声喊着老大姐的名字,一边跑下楼。老大姐见到我十分高兴,邀我到她家去,才知道她家就在我们单位隔壁的住宅区里。走在老大姐身边,我突然觉得小城阳光轻柔,空气软润。老大姐的爱人也曾在小镇工作过,正好都放假在家,知道我的尴尬境遇,他们热情邀请我每天在他们家吃饭,在老熟人的家里,我也无拘无束。知道我要重新面对新的工作岗位,他们给我讲工作经验,告诫我忠厚为人,低调处世。老大姐说: 山里孩子到城里来不容易,要珍惜。在一个新单位上班,记得要学会低调低头,然后不停的进步。一个追着阳光跑的人,是永远不会输在路上的。
    很快就走上了工作岗位,从事交通安全宣传工作。与我以前在文化站的工作相比,是一个全新的工作,我唯一拥有的是比别人好一点的文字写作基础。为了能够追赶同事的步伐,我每天工作之余就翻阅专业书籍,了解交通管理新知识。那时单位没有电脑,有时候为写好一篇材料,常常是挑灯夜战,三楼那个客厅宿舍,我寂寞书写,孤独的奔跑。
    单位的头偏偏又是一个对文字要求高的老领导,有时我费劲脑汁写好的材料文章,送到他那里,他总会认真的圈阅、修改,然后喊我拿回来重新誊写,一笔一划,真的写尽了艰辛。有时看到满纸都有老领导修改的痕迹,我惭愧不已,苦闷心头,常常想,看来自己不是这个料,还是回去吧。老领导看出了我的苦恼,有一天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给我讲了他的故事。
    在部队,他是一名文书,年少气傲,但部队指导员却是个对文字很讲究的学究,对他写的文字常常看不顺眼,多次要他重写。为这事,他顶撞过连长、指导员,甚至赌气不干了。但后来,他认真看了指导员修改过的文章,看出了指导员的真功夫,学到了很多东西。他静下心来,苦练苦读,也成了部队的一名小有名气的笔杆子,因为文章写得好,他一路提干到副团长后转业回地方。他对我说,我知道你对我有怨言,但我看你的文字功底不错,逼得出来,所以就严一些。你和我一样是农村出来的人,能到城里来,不容易,没有背景没有依靠,只有靠自己赤脚跑路,才能站稳脚跟,才能超过别人。在最难熬的时光要学会一路狂奔,不要多想,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人生来便是要努力的。
    我慢慢静下心来,阅读,学习、写作,慢慢适应了单位的工作。在接下来的近二十年时光里,我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写作,写新闻报道、也写散文、写剧本、调研报告,乐此不疲。闲时还慢慢学着摄影、唱歌,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,结识了更多的领导朋友,也取得了一些成绩。单位里换了一任又一任领导,我的岗位,一直在文字材料写作的岗位上没有变化。有喜有忧,有笑有泪,有花有果,有香有色。不敢炫耀自己的能力有多大,但报刊杂志上发表的千余篇文章,省市县级几十本荣誉证书,见证了我工作的艰辛与用笨拙的姿态努力奔跑的收获。
    去年初夏,我被一个叫鼻咽癌的恶魔缠上了,六月初进医院一住就是三个月。这期间,我经历了从生到死再重生的超常考验。在极度的痛苦和惶恐悲哀的心境下,我一度心生对生活的放弃。在医生和朋友,同事们的安慰鼓励下,我调整了心绪,躺在病床上,忍着苦痛用手机写了一篇篇心情文字,放在QQ空间《挨来癌去》专栏里,闲时还创作了两个黄梅戏剧本,丰富自己的病疗时光,我常常告诫自己一定要活着走出这个医院的大门。九月一日,我在离开单位三个月后,又回到我深爱的岗位上开始了我熟悉的工作,尽管我还很虚弱还有不时的苦痛。但我暗暗告诫自己:生活在这样一个阳光的岁月,遇到这样的开明盛世,我要用一百倍的努力让自己康复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境,无论下一轮还有多大的苦难,我都会藐视它,都会咬着牙,低调低头看路。

回望过去,在共和国的阳光下慢慢成长,前路慢慢,同心跟党走,我还会用笨拙的姿态,向下一个目标奔跑。(聂生俊)


版权所有:中共安庆市委统战部 2009-2016
地址:安庆市东部新城综合写字楼6楼B区 邮编:246000 电话:0556-5346448
技术支持:安庆热线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48号